对西方最大的威胁,并非梅洛尼本人

国际 2022-09-28 09:37 94未知 新闻资讯网编辑

     当地时间9月26日,意大利内政部公布了计票超过90%的议会选举结果,意大利兄弟党主席乔治娅·梅洛尼,预计将成为该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理。该党得票率为26%,同在右翼联盟的北方联盟党得票率为8.9%。本文写作于投票之前,基于美国与欧盟的立场,分析了梅洛尼大胜或小胜的不同影响。而北方联盟党,被认为是可能搅乱局势的最关键棋子。文章观点仅供参考。

  9月25日,意大利将投票选出新一届政府。议会选举的结果将对整个国家,欧盟与北约产生巨大的影响。如果民调预测准确,右翼联盟将以绝对优势获胜。极右翼的意大利兄弟党(BIP)领袖乔治娅·梅洛尼,将成为总理。这是自贝尼托·墨索里尼以降,意大利第一位出身极右翼党派的总理。梅洛尼否认与法西斯主义有任何联系,但她的政党保留了许多法西斯时代的象征与价值观。不必说,当前的趋势已经让市场与国际观察家捏了一把冷汗。

  尽管国际上对梅洛尼的当选忧心忡忡,但一个强势的梅洛尼政府,要好过一个弱势的梅洛尼政府。她已经在褪去此前在大众面前塑造的民粹主义形象,转而把自己呈现为一个传统的保守主义者。她的政策偏好大体上符合欧盟与北约期待的方向。因此,对意大利的稳定与其在西方地位的最大威胁,并非来自于梅洛尼本人。而是出自她的执政联盟,尤其是亲俄罗斯的北方联盟党(Lega Party),和该党颠覆性的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

萨尔维尼,意大利争取帕达尼亚独立北方联盟党(北方联盟)主席,前意大利副总理与内政部长萨尔维尼,意大利争取帕达尼亚独立北方联盟党(北方联盟)主席,前意大利副总理与内政部长

  长期来看,梅洛尼也许会伤害意大利的民主。但中短期内,一个强势的梅洛尼政府会是更加稳定,而非破坏性的力量。反之,一个弱势的梅洛尼政府可能会向萨尔维尼妥协,那时候意大利的盟友就难受了。如果梅洛尼处事不周,甚至可能导致意大利政府在危机来临之际倒台。

  右翼的回归

  冷战结束后,极右翼在意大利被孤立的情况随之终结。意大利共产党与基督教民主党双双垮台,为新的民粹主义崛起提供权力真空。比如北方联盟党试图让意大利北部分离,“独立建国”。亿万富翁兼传媒大亨贝卢斯科尼当选总理后,承诺用商业精英替换职业政客。在这个背景下,右翼政客从“流放”中回归,开始加入政府。当年法西斯主义者创建的意大利社会运动党,改名为国家联盟党(National Alliance)后,成员在贝卢斯科尼三届政府(1994年,2001—2006年,2008—2011年)中任职。该党小心翼翼地与法西斯传统保持距离,其领导人詹弗兰科·菲尼,曾在2003年参观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

  反精英

  颇为反常识的是,右翼政党的回归,并没有撕裂意大利政坛。恰恰相反,在上世纪90年代,意大利的选民大多倾向于走中间路线。贝卢斯科尼也从一个民粹主义狂热派,转型成为一名中右翼主流政客。这要拜他与中左翼领袖,罗马诺·普罗迪之间的长期竞争所赐。10多年里,总理之位在这两人间反复易手。国家联盟党也开始朝中间路线靠拢,并逐渐失去了自身的政治认同,与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越走越近。两个党最后合并为中右翼的自由人民党。

  然而,这种政治合流的趋势在2011年终结。那一年,欧元区危机葬送了贝卢斯科尼的政府。建制派政党束手无策,让选民产生幻灭。新兴的反体制小政党成为最大赢家。梅洛尼当时是贝卢斯科尼政府最年轻的内阁成员,也参加了对传统政治精英的声讨。她认为国家联盟党背叛了核心价值观,于是在2012年创办意大利兄弟党。

2008年至2011年,梅洛尼在贝卢斯科尼的政府中担任青年部长2008年至2011年,梅洛尼在贝卢斯科尼的政府中担任青年部长

  起初,梅洛尼的右翼政治影响力极为有限。2010年以后的10年里,意大利兄弟党在全国与欧洲议会选举中,得票率通常只有2%到4%。主打反建制派、反欧盟的五星运动党才是“顶流”,在2013年大选中得票25%,2018年得票率更是超过32%。萨尔维尼主打右翼、反欧盟、民族主义的北方联盟党,也开始收获全意大利选民的支持。该党在2018年大选赢得17%的选票,又在一年后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34%的选票。

  2018年6月,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党开始联合执政。这也是两党从“局外人”朝传统政治精英转型的开端。他们在财政部长的人选问题上妥协,在政府预算问题上向欧盟让步,也未能兑现竞选时改革福利金与就业市场的承诺。2019年,五星运动与中左翼的民主党组建新联合政府,转型持续推进,并在2021年达到高峰——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党,加入了总理马里奥·德拉吉的全国团结联盟。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党与中左翼的民主党也在其中。然而,意大利兄弟党没有加入任何一个执政联盟,成为最主要的反对党。

  梅洛尼的这个决定,给予她战胜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党的独特优势。德拉吉的执政联盟,代表了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党当初所反对的一切主张。作为一名技术官僚,德拉吉在2021年当选总理前,一直是欧洲中央银行的行长。在总理任上,他走的是中间派与亲欧盟的路线。通过改革意大利的司法体系、公务员和其他体制,来换取欧盟援助,让意大利从疫情打击下复苏。

  从执政风格来说,德拉吉不允许手下有任何反对声音。他要求执政联盟基于共识,承担集体责任。于是艰难的体制改革每前进一步,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党都要背负骂名。梅洛尼的意大利兄弟党有充足的弹药,来攻击他们的虚伪。

  因此,在德拉吉任内,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党的民调持续下跌,他们支持由建制派领导的政府,更被选民视作对民粹主义原则的终极背叛。7月底,面对看似无可挽回的失败,两党都找准机会打算“跳车”。当五星运动党拒绝支持一项社会援助提案后,北方联盟党与意大利力量党指责前者无法信赖,拒绝联合执政。向来重视执政联盟团结与忠诚的德拉吉,无奈之下只好宣布解散联盟。这进一步增加了梅洛尼的人气。选民也乐见一张新面孔来领导政府。

德拉吉任总理期间(2021年2月—2022年7月),为梅洛尼与意大利兄弟党的快速崛起提供了契机德拉吉任总理期间(2021年2月—2022年7月),为梅洛尼与意大利兄弟党的快速崛起提供了契机

  主流包装

  随着梅洛尼巩固其在反体制选民中的领导地位,她有充分的理由将自己包装成一位可靠的总理,并取信于国际社会。梅洛尼清楚自己能否长期执政,取决于国际市场是否认可她的领导。所以她正不遗余力地向主流靠拢。近期,梅洛尼安抚盟友称,当选后会致力于继续支持乌克兰。她也一改之前的说法,称会毫不动摇地支持意大利留在欧元区。在与萨尔维尼、贝卢斯科尼通过气的联合竞选纲领中,梅洛尼让中间派们大大松了一口气:纲领提到“尊重意大利作为跨大西洋联盟(北约)成员的承诺”,“全力支持欧洲一体化”等等。

  萨尔维尼要想挑战梅洛尼的领导,只能从反建制派的选民手中捞选票。他的策略是继续走极端。北方联盟党提出用单一税取代当前的个人所得累进税,还提出改革福利体制,让每个意大利人都能在工作41年后,享受全额养老金。据估计,仅仅这两条主张,每年就会带来570亿欧元(约合3945亿人民币)的额外开支,相当于意大利GDP的3.3%。如此大规模的借债,恐怕又会在财政预算问题上,招惹布鲁塞尔的怒火。2018年,萨尔维尼就曾导演过类似的一出戏。意大利本来就负债累累,还面临黯淡的人口与经济增长前景。这样的主张无异于雪上加霜,恐怕会再度导致市场对意大利失去信心。更糟糕的是,欧洲央行已经明确表示,对于不遵守布鲁塞尔财政纪律的成员国,不会出手救市。如果意大利的还债能力引发市场恐慌,那么欧元的长期信誉也会遭到质疑,正如2011年—2012年发生的那样。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萨尔维尼也是“不可靠的”。就在几周前,他公开呼吁欧盟重新考虑对俄罗斯的制裁,虽然他很快就收回了表态。

  萨尔维尼以意大利人面对的高涨物价与利率,来为他的减税计划、养老金改革、增加公共开支与放松欧盟对俄制裁等主张辩护。他宣称自己是“代表大众的人”。如果梅洛尼要避免来自萨尔维尼的“背刺”,她必须说服意大利民众,为了欧洲的长远安全,高昂的能源账单是必须接受的代价;而面对当前的经济困境,大规模财政转移是不负责任的解决方案。这两条主张可不容易说出口。近期民调显示,51%的意大利选民希望结束对俄罗斯的制裁。随着冬天临近,这个数字可能还会增加。

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民调统计,在天然气和物价飙升后,51%的意大利民众支持取消对俄制裁,44%反对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民调统计,在天然气和物价飙升后,51%的意大利民众支持取消对俄制裁,44%反对

  梅洛尼的两难在于,必须找到规劝或者安抚萨尔维尼的方法,同时维护她在欧盟伙伴与国际投资者面前的信誉。如果在这些问题上向萨尔维尼妥协,梅洛尼可能会破坏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的“联合阵线”,或者在欧盟内部引发关于预算问题的争吵——最糟糕的情况下,两者兼而有之。而如果梅洛尼拒绝让步,那么萨尔维尼将成为她联合政府内的一个“钉子户”,梅洛尼能顶住多久的压力,又要打上一个问号。

  右翼的内斗

  萨尔维尼要想对梅洛尼施压,前提是他能稳定地掌控北方联盟党。然而,他的党派内部也存在分裂,激进的一方希望继续充当反建制派的门面,而温和派则希望向中间路线靠拢,并认为萨尔维尼助推德拉吉政府的倒台,是错过了一次机会。有迹象显示,部分企业界重量级人士,已经对梅洛尼的温和立场表现出赞许。在切尔诺比奥举行的安布罗塞蒂年度论坛,是意大利知名实业家、金融界人士与各个商界最重要的聚会。期间,梅洛尼承诺会延续德拉吉提出的宏观目标,为她赢得了喝彩。萨尔维尼无法承受失去商界的关键支持。

  如果北方联盟得票率不足10%,这对萨尔维尼是惨败。他将不得不考虑巩固在党内的地位,而没有功夫与梅洛尼唱对台戏。梅洛尼便有余地调整政策,免受她那不可靠盟友的干扰,进而提升意大利政府在欧洲、北约以及债券市场中的信誉。

余下的结果就不那么乐观了。如果梅洛尼未能取得大胜,那么一个脆弱的右翼执政联盟,可能撑不到议会五年任期结束,就会提前垮台。倘若如此,意大利将在几个月后,即通胀与能源危机全面恶化之际,迎来重选。更糟糕的结果是,梅洛尼得票率过低,以至于无法组建执政联盟。毕竟,中左翼政党内部也存在严重分裂,而意大利兄弟党又无法与民主党合作。这可能会导致意大利在面临全国性危机之际,连政府都组不起来,群龙无首。

  如果梅洛尼强势当选,至少可以提供稳定性,让她承担起治理意大利的责任。随着过去几个月不断软化民粹主义的立场,梅洛尼已经证明,她理解总理一职的重要性。长期来看,意大利人必须对梅洛尼的极右翼主张,改变民主体制的计划做出评判。但短期内,对意大利、欧盟、美国与乌克兰来说,一个强势而非弱势的梅洛尼政府,显然更受欢迎。

网站地图

新闻报道_热点新闻_焦点新闻_新闻资讯网_资讯报道 Copyright & 2020-2060 hkherbarium.net新闻资讯网 转载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QQ: 邮箱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