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尔茨奔走中东寻觅能源,欧洲竞相采购德国为

国际 2022-09-28 09:43 84未知 新闻资讯网编辑

“自今年年初以来,我们在德国做出了意义深远的决定,确保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供应。”9月24日,德国总理朔尔茨在每周视频致辞中说道,“我们今天可以说:我们会度过这一时期的。但我们这次成功了,下一个任务又会马上出现。”

  话音刚落,朔尔茨就马不停蹄地率领一众德国能源企业高管奔赴中东,试图推动达成新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协议,以弥补俄罗斯天然气减供造成的巨大缺口。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阿联酋阿布扎比,阿联酋总统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右)和德国总理朔尔茨在举行会议之前交谈。本文图片均为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阿联酋阿布扎比,阿联酋总统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右)和德国总理朔尔茨在举行会议之前交谈。本文图片均为 视觉中国 图

  俄罗斯威胁断气,欧洲能源价格飙升,德国今年将迎来一个艰难的冬天。德国比许多欧盟邻国都更加依赖俄气,短期内难以找到能源替代选项将会让经济处于衰退边缘。朔尔茨政府此前表示,德国的天然气现有储量可以维持到明年冬天,但欧洲的天然气储存设施目前的存量还不到三分之一,远低于每年这个时候的平均水平。

  24日晚些时候,朔尔茨抵达沙特吉达,开始了为期两天的海湾之旅。搁置了曾经对沙特的“人权指控”,朔尔茨首先会见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随后,他又前往了阿联酋和卡塔尔。

  即便使出了浑身解数,朔尔茨此行的收获似乎十分有限。美国政府此前一直警告德国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是危险的,俄乌冲突的后果让柏林得出了同样的结论,但朔尔茨政府发现,改变路线可能为时已晚。

  海湾之行收获有限

  2018年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事件发生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沦为了西方政客口中的“贱民”。然而,四年过去,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众星捧月般,王储的宫殿迎来了一批又一批西方拜访者,美国总统拜登、法国总统马克龙都在访客名单上。现在,轮到了朔尔茨。

  朔尔茨此行在德国国内充满了争议,当他飞离吉达时,有随行记者问到会谈是否提及卡舒吉案。“我们讨论了所有与人权相关的话题。”朔尔茨迅速反应,没有省略任何“应该说的话”。

  但在现实政治中,优先级已经变化。一位德国政府消息人士表示,沙特作为化石燃料出口国和区域大国的重要性意味着德国需要与王储建立“牢固的工作关系”。

  沙特拥有仅次于俄罗斯、伊朗和卡塔尔的全球第四大天然气储量,也是世界第九大天然气生产国,但沙特国内经济需要大量天然气来进行发电、海水淡化和工业生产。沙特显然并不是能够“解近渴”的合作对象,但利雅得已经设定了到2030年将天然气产量翻一番的目标,理论上可以成为欧洲能源替代的权宜之计。

  目前尚未有公开信息披露朔尔茨是否与沙特达成了具体的协议,但在与沙特王储会面后,朔尔茨表示,他想要深化两国之间的“能源伙伴关系”。他告诉记者,这样的伙伴关系应该超越化石燃料,包括氢气和可再生能源。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阿联酋阿布扎比,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左)和阿联酋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长Mariam Almheiri参观红树林公园。  当地时间2022年9月25日,阿联酋阿布扎比,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左)和阿联酋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长Mariam Almheiri参观红树林公园。

  在阿联酋,朔尔茨的收获更多一些。阿联酋官方媒体报道称,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与德国莱茵集团(RWE)达成了协议,ADNOC将于今年12月向RWE提供13.7万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LNG),这批天然气将首次交付到德国西北海岸布伦斯比特尔正在建设的LNG进口码头。

  石油资源丰富的阿联酋虽然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天然气出口国,但其计划到2026年将液化天然气产量翻一番。9月25日,一名了解该事件的消息人士对《金融时报》表示,预计ADNOC将在2023年再向德国出口五批液化天然气。

  “我们需要确保世界上的液化天然气产量达到满足现有高需求的程度,而无需诉诸俄罗斯的生产能力。”朔尔茨在宣布与阿联酋的协议之前如此说道。但与俄气完全停供下德国所需要的天然气量相比,12月才能交付的这笔订单作用微乎其微。

  朔尔茨表示,天然气交易是德国与阿联酋之间更广泛的“能源安全和工业加速器协议”的一部分,该协议“能够迅速实施可再生能源、氢气、液化天然气和气候行动等重点领域的战略灯塔项目。”除了LNG外,阿联酋还与德国公司签署了另一项协议,本月将向德国供应3.3万吨柴油,此外以后每月再供应25万吨柴油。

  在卡塔尔,朔尔茨没有提及任何能源供应协议。卡塔尔能源大臣24日表示,正在与德国公司RWE和Uniper SE就长期液化天然气合同进行谈判。在与卡塔尔埃米尔会谈期间,朔尔茨表示希望能在谈判上“取得进一步进展”。事实上,近几个月,德国一直在与卡塔尔就该问题进行接触,但德国不愿承诺以创纪录高价签订长期购买合同。

  “让德国人对能源危机负责”

  俄罗斯供应着德国一半以上的天然气、一半的煤炭和大约三分之一的石油。据彭博社此前估计,德国想要替换俄气,每月需要增加82艘液化天然气邮轮的进口量,超过卡塔尔2月一个月的产量。

  在今日德国的舆论场中,绿党无疑是对俄罗斯政府和俄罗斯能源态度较为激进的一方。绿党党首贝尔伯克频频对俄乌危机以及与之相关的能源问题发出强硬的声音,最近还表示将援乌到底,而不管德国国内的民意如何。

  但也有一些专业人士指出,酿成德国今日对俄能源依赖局面的,正是一部分德国政治精英自己,其中,绿党的领导层也曾发挥了很大作用。这与他们今日高喊对俄能源脱钩的姿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前欧盟委员会能源部门高级官员萨缪尔·富尔法里(Samuele Furfari)近日撰写的一篇题为“让德国人对能源危机负责”的文章指出,早在2000年代,德国政府曾探讨在德国本土开采油气的计划,但遭到绿党主导的环保集团的激烈反对,后者当时支持“北溪”油气管线计划,以换取尽快在德国实现“退核”。

  富尔法里提到了当时一些德国环保集团支持成立的“德国波罗的海环保基金”(Naturschutzstiftung Deutsche Ostsee),该基金支持北溪项目。其背后不仅有德国的环保组织,还有WWF、负责建设油气管线的北溪AG公司的支持,俄国能源巨头Gazprom甚至也提供了100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

  “德国绿党曾以支持北溪换取‘退核’,他们还反对在港口建设LNG储气设施。”富尔法里写道,“德国工业界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因此他们对(如今的俄气依赖)负有责任,德国的政治精英也是一样。”

  “退核”带来的效果是显著的。从2000年到2019年,核能在德国能源组合中的比例从30%下降到12%,而对俄气的依赖与日俱增,进口主要通过穿越乌克兰、波兰的“亚马尔”管线和“北溪”。

  至于天然气的用途,70%的欧洲天然气消费集中在供暖上,在德国这个比例更高,达到94%,只有6%的天然气消费用来发电。核能则与之大体相反,主要用来发电而非供暖。因此,一旦“退核”导致出现电力缺口,需要调用煤炭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来发电,加剧供暖面临的压力。

  绿党当时的这项策略影响并不局限在德国内部。根据富尔法里对自己工作经历的回忆,德国绿党的主张成功影响了欧委会,逐渐成为一项全欧范围内的政策。首先是德国的邻居法国,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上任后提出,应该将核电在法国能源消费中超过7成的比例削减到5成以下(该政策目标在奥朗德任上未能完成,后马克龙政府适时调整了方针,重新强调核电的重要性)。其后比利时也做出了类似的举动。

  如今,欧盟希望在全欧层面上解决天然气短缺问题。波兰新闻网站TVP报道称,欧盟已经倡议各成员国主动压缩15%的天然气消费,德国则希望通过此欧盟层面的集体行动来控制欧盟的天然气总消费,为自身经济的正常运转腾出一些空间。但是,一些南欧国家(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已经对此明确表示反对。

  事实上,这些地中海沿岸的南欧国家早已开始自行准备,它们已经投资修建新的LNG储气设施,西班牙早在1969年就修建了第一座LNG储气终端,波兰和立陶宛最近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正常情况下,如果抛开德国,大部分欧盟国家并不会陷入不得不进行天然气配给供应的困境。”富尔法里写道,“因为它们大多已经实施了一些能源消费结构多元化的举措。”

  欧洲“能源狩猎”

  虽然彼时探索能源结构多元化为时已晚,但德国在制裁俄罗斯后立即着手推动了两项重大举措,首先是加强进入欧洲的天然气输送机制。

当地时间2022年5月20日,德国柏林,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与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卡比在柏林签署了两国深化能源领域伙伴关系的协议。  当地时间2022年5月20日,德国柏林,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与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卡比在柏林签署了两国深化能源领域伙伴关系的协议。

  德国和卡塔尔于5月签署了能源合作意向声明,旨在通过新基础设施增强现有进口路线,从而增加进入德国的液化天然气供应。根据能源新闻网站OilPrice.com获取的欧盟能源安全机构消息,该计划包括在德国北部海岸部署四个浮动液化天然气进口储存设施和两个永久性的陆上码头,这些设施目前正在开发中。

  第二项举措旨在促进卡塔尔当地的天然气产量,从而增加对欧洲的供应。此前,法国的道达尔、意大利的埃尼都已经分别与卡塔尔达成了合作意向,投资开发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田北方气田。但项目的扩张计划完成尚需要数年时间,在这几年期间,卡塔尔还是难以满足欧洲的供应缺口。让欧洲各国感到头疼的是,卡塔尔现在知道自己处于卖方市场,并希望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直到对俄罗斯的能源制裁被取消为止——这看上去不会很快发生。鉴于站在有利地位,卡塔尔希望以较高的定价签订合同,并且在至少20年的长期交易中定价不变。

  因此,德国和欧洲需要确保尽快与其他天然气供应商签订巨额合同,但显然,所有供应商也都对此心知肚明,要价也变得非常高。为了尽快填补缺口,欧洲各国都在奋力进行一场“能源狩猎”。随着秋季来临,各国政府正在进入与时间赛跑的最后阶段。

  法国的道达尔和意大利的埃尼都在中东寻找其他机会。近日,埃尼的首席执行官克劳迪奥·德斯卡尔齐在阿布扎比会见了ADNOC的负责人,讨论加快推进阿联酋Ghasha巨型酸性天然气项目和该国近海2区块天然气项目的开发。

  就在朔尔茨结束中东之行后,法国媒体报道称,法国总理博尔内将于10月9日至10日率领一支大型代表团访问阿尔及利亚。这将是自马克龙8月对阿尔及利亚进行国事访问以来,两国政府之间的第五次会议。法国欧洲1台报道预计,博尔内对阿尔及尔的访问可能会让阿尔及利亚对法国的天然气出口增加50%。

网站地图

新闻报道_热点新闻_焦点新闻_新闻资讯网_资讯报道 Copyright & 2020-2060 hkherbarium.net新闻资讯网 转载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QQ: 邮箱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