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的芬芳

教育 2022-09-28 14:16 151未知 新闻资讯网编辑

栀子花又开了,氤氲的清香把回忆裹挟。

记忆里,我的外婆总有一种淡淡的花香味道,她用温暖干燥的手掌为我扎辫子,就能嗅到浅浅淡淡的芳香;她拥我入怀时,外婆的衣袂、袖口都沾染着微微苦涩的清甜气息,不同于皂角的工业化香气,闻到那恬淡的香气,外婆弥漫芬芳的背影就浮现脑海。那时,外婆还算挺拔的脊背撑起我的整个童年。小小的外婆身后总跟着小小的我,她闲暇时喜爱倒饬着一盆盆花,嗅着属于每个季节的限定芬芳,花开花落,一年复一年。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夏秋两季时,才能在书桌上见到的栀子花了。外婆养兰花、菊花和许多我叫不出名的花,可我偏偏喜欢栀子花纯白皎洁的花朵,浸润着苦涩的浓郁甜香,仿佛感受过岁月的雕琢,才使它的芬芳经得起推敲——这芬芳,便是记忆里的芬芳。起初,我是不喜欢栀子花的,我不喜欢它的花香太过于浓烈,茉莉的恬淡优雅更得我心。

至于后来,为何觉得它芬芳呢?大概要从那次说起。

外婆轻挽耳鬓的白发和漫溢的栀子花清香,已是一年前的事了。小升初过后,状态还没有调整过来,跟不上学习步调的我黯然神伤。黄昏淹没仲夏的草虫鸣叫,和野蜂拍打翅膀的扑扑声,四合阒寂。那晚我没去吃饭,窗外零散的飞鸟停留在电线杆上,绚丽的云霞慢慢洗净了,可我心中的困惑与悲伤浓得却化不开。外婆推门而入,抱着一盆开得正盛的栀子花,大片的洁白花朵像扑朔的蝴蝶,展翅欲飞。花瓶与桌面碰撞的声音格外清晰,外婆像是不曾察觉我的异样,如常提醒我:“别忘了两三天浇一次水。”我哪还顾及那么多?心中的郁闷如潮水一般翻涌着,我没有回答。只见她侍弄了片刻,从桌上抱来了那盏新鲜的栀子花,嗓音恬淡而宁静:“闻闻花香吧,让心情好一点。”我嫌弃地别开脸,轻蹙眉头:“这味一点也不好闻,快拿开。”

她并没生气,倒反用平缓的语气说:“花各有各的独特美与香,只不过我们一般只在乎它表层的花香,因而才有了好坏之分。”接着外婆又告诉我:“真正的花香是带着它的品性去体会的。”在外婆的一番言语下,我似乎明白了她尤为喜爱栀子花的原因。“我希望你能像它一样,坚强又美丽。”她从瓶里取出一朵栀子花,抚过我的鬓角一停,轻轻别在我的头发上。

也许内心的坚守可以抱朴守拙,追寻初心,在花开时,也能体悟单纯的喜悦。我细嗅耳畔的芬芳,浸泡在满屋的清芬中,栀子花仿佛褪去了往日的浓郁,只留一袭沁香在心头绽放开来,悄悄解开我的心锁。

栀子花花期虽长,但终会枯萎,记忆里栀子花瓣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它的芬芳如故,与我长厮守

网站地图

新闻报道_热点新闻_焦点新闻_新闻资讯网_资讯报道 Copyright & 2020-2060 hkherbarium.net新闻资讯网 转载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QQ: 邮箱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