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近2000亿“真金白银”锂电产业链何以群起入蜀

新闻 2022-09-28 09:27 144未知 新闻资讯网编辑

锂电企业爱扎堆”,但如果一定要在国内选出如今锂电池产业之都或许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随着全球动力电池产业规模的持续扩大,我国锂电产业的集群效应也越来越强。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各区域也正在逐步凝结出具有代表性的锂电产业链聚集地。

  在西部,四川正在悄然崛起。今年7月,全球锂电“霸主”宁德时代(SZ300750,股价429.50元,1.05万亿元)宣布与成都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宁德时代将在成都构建西南研发运营总部。而此前,宁德时代已宣布在宜宾投资640亿元,建设全球最大单体锂电池生产基地项目。9月21日,总投资120亿元的创明新能源项目签约暨开工仪式在绵阳举行。该项目将建设全自动电芯生产线及配套PACK生产线,规划建设储能板块生产制造基地。

  除两大巨头外,近两年包括中创新航、亿纬锂能(SZ300014,股价90.03元,市值1709亿元)、蜂巢能源等国内锂电出货量排名前十的企业,纷纷在四川落地建厂,投资规模约数千亿元。此外天赐材料、贝特瑞、杉杉股份等一批锂电产业链企业,也在用真金白银“押注”四川。

  日前,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承接制造业有序转移的实施意见》,提出将通过七大方面22条举措推动全省承接制造业有序转移,加快实施制造强省战略。《意见》提出,将优化动力电池产业链供应链布局,围绕行业领军企业完善跨区域产业生态圈。坚持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发展方向,建设全国重要的新能源汽车研发制造基地。

  各大锂电产业链企业盯上同一片地区,这当然不会是一种巧合。它们“加码”四川的背后,其实是整个锂电产业链西迁的缩影。那么,为何四川会成为锂电企业布局的热门地区?未来,它是否可能超越长三角成为全国最重要的锂电产业聚集地呢?

  锂电产业押注重金投资四川

  8月的成都平原,骄阳似火。在成都西南方向,距离成都市区西南50公里的成都市新津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新津时代)厂区,也是一派繁忙景象,不时可以见到悬挂“闽J”车牌的大型拖挂货车从厂区进出。“闽J”是福建省宁德市的车牌号,而新津时代正是宁德时代的全资子公司。据新津时代现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厂区已投产多时。除了新津时代外,此次宁德时代计划建设的西南研发运营总部同样落址新津。

  下游新能源汽车发展超预期,对上游锂电池的需求猛增。

  “锂电池出货量即将进入TWh时代,2023年全球出货量预计超过1TWh(TWh是电量单位,1TWh等于10亿KWh,1KWh即日常所称1度电)。2025年中国锂电池出货量会迈过这一门槛,产值超过1万亿元。”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预测称。更有行业报告指出,未来新能源汽车及储能需求双核驱动下,预计到2050年全球锂电池出货量将超过14TWh,形成超十万亿级的巨量市场规模。

  面对未来十万亿级别的市场,全球锂电池巨头掀起了“扩产潮”,全球排名第二的LG新能源今年初登陆韩国资本市场,募集资金110亿美元,誓言要把宁德时代拉下全球第一的宝座。蜂巢能源更为激进,其宣称一年之间将目标产能翻10倍,到2025年产能达到600GWh,届时产能将超越比亚迪,与宁德时代并驾齐驱。

  手握大把“钞票”且雄心勃勃的锂电池厂,急需寻找项目落脚地。而四川成为这些企业重金“押注”的重镇。

  近日,亿纬锂能成都动力储能电池项目建设启动,项目总投资200亿元,分两期建设年产50GWh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而除亿纬锂能外,如今四川已聚集了宁德时代、蜂巢能源、中创新航为首的锂电产业集群。此外,杉杉股份、德方纳米、贝特瑞、格林美等数十家产业链企业纷纷在四川落户建厂。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投资规模超过1900亿元。

  众多企业纷纷来川投资,体现了动力电池产业链西移的大趋势。

  据GGII数据,2021年华东地区动力电池已投产产能达300GWh,全国占比超60%,排名第一。四川在内的西南地区产能占比12%,排名第二,但未来随着动力电池企业在四川的投产,四川动力电池产能将超过350GWh。

  锂电产业西迁凸显四川优势

  在各大锂电产业链企业纷纷重金“押注”四川的同时,有关锂电池产业向西部转移、向四川转移的声音在业内也已出现。不久前,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便断言,国内锂电池产业链发展的趋势一定是向西部转移,特别是四川。

  “前几天,我也看到过一篇有关锂电池西迁的文章,深以为然。”近日,一家四川锂电池产业链上市公司的高管在微信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四川在主要生产要素成本,特别是电费、气价、供应链配套和综合营商环境等方面都具备一定优势。

  产业链西移的背后,其实也是锂电池行业话语权不断向上游转移。许多人可能还记得,在7月下旬的2022世界锂电池大会上,广汽集团(SH601238,股价12.88元,市值1348亿元)董事长曾庆洪调侃自己是“给宁德时代打工”,而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却吐槽“碳酸锂(价格)短期暴涨”,暗示了自己也在给上游矿企“打工”。

  “谁给谁打工”的争论,体现的就是目前行业话语权的变动。据Wind数据,2022年9月1日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49万元/吨,和去年同期的11.7万元/吨相比,涨逾3倍。

  在碳酸锂等上游资源价格飙升的背景下,锂电池产业链的利润向上游集聚。天齐锂业半年报显示,公司2022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20.05亿元,同比增长超百倍。据赣锋锂业半年报,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3.5亿元,同比增长402.51%。

  如果说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那碳酸锂价格高企和上游矿企盈利大增的情况,都说明了锂电池上游资源正处于“卖方市场”,整个产业链的“话语权”也正在向上游转移。

  所以说,锂电池下游相关企业布局四川,也是意在加码上游资源、抢夺“话语权”的一种方式。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近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微信采访时表示,四川矿产资源富集,锂辉石资源占全国57%。根据融捷股份(SZ002192,股价118.05元,市值307亿元)2021年年报,我国供给量最大且最具开发潜力的锂矿主要集中在四川省甘孜州和阿坝州,四川省锂矿探明锂资源储量按氧化锂计约189万吨(折LCE约468万吨),且目前达到勘探程度的资源占比仅31%,增储空间广阔。

  “这种布局会加速四川锂矿开发进度,加大产业上游资源和中下游产业链整合,有助于带动地方经济快速发展。”张孝荣说。

  矿产水电丰富促成产业高地

  而在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看来,锂电池行业看中的四川省资源优势不仅局限于锂矿,还有磷矿及水电资源等。

  从磷矿等资源角度,祁海珅在微信采访中向记者表示:“四川是我国的能源化工及有色金属产业重地,尤其是磷矿资源丰富、磷化工及锂电池新能源等产业基础也比较好,规模效益明显。而新能源汽车的放量倍增和新能源发电、新型储能等产业带动了磷资源产品以及化工原料等的强劲需求。”

  而与东部沿海地区相比,四川最突出的优势之一是清洁能源。不少企业选择到四川投资也是看中这里的绿电资源。

  “现在国际上很多电池厂有要求,即追溯到源头是要使用清洁能源的。另一方面,(四川)水电富集,电价也比较便宜。”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杉杉股份有关人士处了解到。目前,杉杉股份正在四川眉山投资100亿元建设20万吨锂电池负极材料一体化基地。

  祁海珅认为,未来锂电池行业集中度会向节能降耗明显、改造升级能力强的大型龙头企业倾斜。终端消费强劲需求动能客观存在,四川省锂电企业的优势效应会更加明显。

  产业集群效应或将吸引更多锂电企业落户。“对我们来说,主要的考虑就是两个,要么靠近市场,要么靠近资源。”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咨询欣旺达,公司有关人士称。目前,欣旺达在四川德阳投资80亿元建设20GW锂电池和储能产业生产基地。

  作为锂电池的主要原材料,锂矿是发展锂电池产业基本上绕不开的核心,而四川的三州地区拥有丰富的锂辉石资源,占全国锂辉石石矿的57%除资源丰富外,四川的品位也更高。这点无疑已被亿纬锂能、宁德时代、蜂巢能源、中创新航等正在布局四川的锂电池厂们所重视。在欧阳明高看来,四川不仅锂资源丰富,占到全国一半以上,石墨资源也在附近,加上人力成本低,这些都促使锂电池产业向四川转移。

  不过,四川目前也并非能够高枕无忧。“这几年,虽然四川等地新增的锂电池产能不少。但据我观察,长三角地区新增的产能应该还是最多的。”近日,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靠近下游整车市场仍是锂电池厂选址的重要考量。

  墨柯还认为,分析锂电池行业的“西迁”不能仅看四川,更要从整个产业链的特性和全国视角出发:“锂电产业喜欢扎堆,宁德时代去宜宾了,就很容易吸引材料等相关配套企业前往宜宾及其周边地区。同时,广大的西部之前也没有一个像样的锂电产业聚集地,二者叠加,所以我们看到很多锂电企业纷纷布局四川。”

  “中国地域辽阔,东南西北都要有一个锂电产业链聚集地才正常。南边是珠三角,东边是长三角,西边现在看来应该是四川。北边在未来几年应该也会出来一个聚集地。”墨柯还表示。

网站地图

新闻报道_热点新闻_焦点新闻_新闻资讯网_资讯报道 Copyright & 2020-2060 hkherbarium.net新闻资讯网 转载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QQ: 邮箱地址: